Election Campaign Strategies in Taiwan: Image and Youth Network

撰文:MWYO青年辦公室 社區及外展副經理 陳凱穎

以往台灣青年投票率不高,2008至2016年三屆總統大選,20至35歲的投票率徘徊於五成至六成。但自2014年太陽花運動到2019年的「亡國感」,他們更關心社會政治議題,並投下影響今年選舉結果的關鍵票。除了是年輕人覺醒,也歸功於各政黨和候選人制訂了針對這族群的選舉策略。
 

青年多元參與選舉活動

在一月初的總統和立法委員選舉,年輕一代以不同角色參與。據中央選舉委員會統計,20至39歲選民約有667萬,佔整體選民四分之一,其中首投族約118萬。投票日之前更有不少組織舉辦活動,例如臺灣學生聯合會主辦「2020大專生暨中學生模擬投票」,以提高年青人的公民意識;以及臺灣青年民主協會主辦「青年民主返鄉列車」,呼籲年輕選民回家投票。
 

建立重視青年訴求的形象

青年力量固然重要,而為政黨及候選人擔任形象設計的智囊團也應記一功。以爭取連任的蔡英文為例,她於競選時提出「護國保台」,強調重視台灣主權及民主自由。她更於造勢活動中承諾在處理兩岸關係時,會以保護台灣主權為先,也多次提及香港反修例運動的年輕抗爭者,表明支持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

她所屬的民進黨,近年也致力樹立年輕形象,是次參選立委不乏青春活力的面孔,如吳怡農、高嘉瑜、謝佩芬、呂孫綾、蔡沐霖和賴品妤,其中吳怡農和賴品妤更因外貌和背景帶來「明星效應」,不但吸引年輕粉絲注意,更引起不少話題。該黨也於台北市杭州北路、華山藝文中心旁設立2020青年競選總部,由內部設計到舉行活動均由理念相近的青年負責,既提高新一代的政治意識,也強化民進黨貼近和重視年輕人的形象。

另一總統候選人韓國瑜,他於2018年競選高雄市長期間,因口才及形象貼地基層,拉近與民眾距離,掀起「韓流」現象。他是次以「台灣安全、人民有錢」作選舉口號,這是因應過去四年當地在經濟發展方面沒有很大突破,青年問題如置業困難、失業率高、工資低等仍然未能解決。他代表的國民黨也是走發展經濟為主及維護兩岸關係的路線,希望可以得到年輕選民支持。該黨也設立青工會、青年部和青年團,各自發揮吸納和培育新血的功能。於2018年四合一選舉中,國民黨更於縣市議員提名上,增加保障青年參選的條款,希望發掘更多政治素人和增加黨內年輕聲音。

同樣值得關注的是近年冒起並受年輕族群歡迎的細黨,例如2014年隨太陽花運動興起的時代力量,在今次和上次選舉都成功取得立院議席;而前身為基進側翼、去年改名為台灣基進的發言人之一陳柏惟,也勝出立法委員選舉。這些新興政黨因不同社會事件湧現出來,形象十分鮮明。加上是細黨緣故,少了顧慮,故可主張一些較敏感的議題,如台獨與轉型正義。

MWYO青年辦公室團隊於一月訪問當地大學生時得悉,自太陽花運動後,青年更重視政治議題,開始明白大黨有歷史包袱,於提出議案時會受到許多阻力,故逐漸留意細黨的政治理念和政策主張,增加了它們的生存空間。受訪學生也表示,時代力量和台灣基進黨內主要成員不少是年輕人,特別是陳柏惟以素人、不具政治背景、沒有法律和政治的學歷、不靠政界人脈推薦的情況下,參與2018年的高雄市議員選舉和今次立法委員選舉,形象貼地親民,新一代非常受落。
 

打入青年市場的網絡攻勢

擁有良好形象也得靠有效方法向目標選民推銷,於是大部分政黨均利用年輕一輩最常接觸的宣傳渠道,如民進黨、國民黨、台灣基進均在社交媒體建立專頁及開設YouTube頻道,更與網紅和青年歌手合作,如拍影片和出席節目,希望打入「網絡原住民」的市場。

舉例說,民進黨的蔡英文邀請搖滾樂團滅火器樂團創作競選歌曲《自信勇敢咱的名》,也與受年輕人歡迎的網紅,如波特王、蔡阿嘎、鍾明軒等合力製作影片於網絡宣傳,成功建立親民形象,以拓展年輕族群票源。

而國民黨的韓國瑜早於競選高雄市長時,已利用網上直播爭取青年支持。總統大選時,他更參與網紅節目《博恩夜夜秀》,以吸引年輕人的青睞。事實上,該影片的觀看人數於短短一天半就衝破230萬。

再以台灣基進的陳柏惟為例,雖然這政治素人本來名氣不足,但於2018年落選高雄市議員後,他經常於社交媒體直播評論時事,並開設「3Q食堂」和「3Q踹共」等網絡節目,再上載至YouTube頻道。他也善用電影後期製作經驗,不時拍攝影片,於互聯網上得到青年注意,知名度大增。

網絡宣傳固然有效,但如選民能目睹候選人的風采,更能穩奪他們的支持。各政黨十分重視地區宣傳,除了一般「掃街」形式的活動,也透過造勢晚會讓候選人拉近與民眾的距離。MWYO團隊曾出席數場於凱達格蘭大道舉行的造勢晚會,其中民進黨於1月10日的拉票活動上,多次強調台灣的未來屬於年輕人,並以香港反修例運動抗爭者的影片,勉勵他們珍惜擁有的民主自由。大會也邀請了居住於不同地方的首投族到現場,呼籲各地青年回家投票。這種簡單直接的表達方法,往往最能引起新一代的共鳴。
 

制訂青年政策和提高政治意識以鞏固票源

縱然形象上的路線與策略有別,宣傳上的風格和力度不一,無可否認老牌和新進政黨均以吸引更多年輕一輩支持為目標,包括樹立親民和擁護青年訴求的形象,並採用最有效接觸「網絡原住民」的宣傳手法。

當然,這些只是選舉工程的一部分,若政黨和候選人要爭取選民下屆甚至長遠支持,其提倡的政策建議,以及如何提高青年的政治意識以增加歸屬感更為重要。故此在下一篇台灣選舉策略分析文章,筆者會就此作深入探討,並整合當地有何值得香港借鑑的地方。
 

2020年5月15日原文刊於《明報》
 


相關文章

台灣選舉策略(二):回應青年訴求的政策倡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