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Economy May Incur Huge Losses Due to School Closure

撰文:MWYO青年辦公室 特別顧問 羅祥國、高級研究員 黎卓然、研究員 陳朗軒

全港學校在疫情反覆下,斷斷續續停課已近一年。雖然大部分學校提供網上學習資源,但無論是校方或家長,大多認同網課的學習效能遜於實體課,而停課對學習的短期影響顯而易見。在全港學生學習機會減少下,長遠帶來的經濟損失有多大?筆者參考世界銀行(下稱世銀)去年發表報告的研究方法,估算香港學生由於停課減少學習機會而長遠帶來總收入損失達2,703億元(港元,下同),而平均每位學生在工作生涯中損失33萬元收入。故此,政府應儘快提供額外資源,以減少停課對學生的長遠影響。
 

參照世銀以每月預期收入估算 停課永久經濟損失逾二千億

一個人的教育程度及學習年期(years of schooling),直接影響他往後的收入水平和升幅。筆者參考世銀報告的估算方法,首先以畢業生平均每月預期收入(expected monthly income)作為基礎,計算整個工作生涯的預期收入,以推算停課對學生終身收入(lifetime earnings)的影響。筆者按高中程度在職人士的平均月薪(16,000元)、大專程度在職人士平均月薪(29,500元)以及專上教育參與率(80%),推算高中及大專程度畢業生的工作生涯中平均每月賺取26,800元。

當然,也有其他因素斷定停課對學生終身收入的影響,例如教育回報率(rate of return to education),即計算學生每多一年學習,將來收入平均提升多少。在高收入地區(包括香港),中學或大學教育回報率約為9%。換言之,如果學生失去一整年的學習,他將來會賺少9%收入。

學生進行網課的學習效能,以至停課期間能追回多少學習進度,兩者同樣重要。學生由疫情開始至今累積停課接近一年。這與2003年SARS疫情和2009年豬流感疫情停課的最大差異是:學校在今次停課期間依然能夠透過視像教學和網上教學資源,遙距為學生提供教學。因此,停課一年並不代表學生喪失一整年的學習進度。

香港多數學校有提供網課,但部分基層學生仍然缺少網課所需的硬件。此消彼長下,筆者估算平均香港學生的網課學習效能為50%,也就是停課期間能追回相比平時一半的學習進度。因此,若界定「停課」為學校少於一半學生回校上課,全港停課的日子從去年二月起至今累積至0.9學年,而停課期間學生學習進度減慢一半,損失的學習成果則約為0.45年。網上學習的成效越高,學生在這一年間學習成果的損失越少。網上學習的成效視乎老師在網上教學的內容和質素、校方和政府有沒有提供足夠資源讓所有學生在網上學習,以及學生有沒有充足的硬件支援(例如平板電腦和穩定的網絡)。

世銀估算方法亦有包括以下兩項因素:成年人存活率(adult survival rate)和人力資本使用率(human capital utilization)。香港兒童/青少年死亡率極低,而只有極少數學生因嚴重健康問題而未能畢業後工作,故成年人存活率在今次估算中不太重要。人力資本使用率指的是在勞動人口中有多少人在做與技能相關的工作,而香港的數字幾乎是全球最高,所以此因素也不太重要。

基於以上眾多因素,並假設停課對學生造成永久經濟損失、每年折現率(discount rate)為3%,以及畢業後工作生涯共45年,筆者估計平均每位學生的終身收入損失現值(present value)近33萬元,就全港中小學和大專院校約82萬學生人口計算,他們一共損失約2,703億元。筆者參考世銀報告內提供的中等預測,估算高收入地區的學生人均終身收入損失現值超過26萬元。同時,有英國研究依照同一方法,估算當地學生人均損失近43萬元。
 

以教育回報率和成本計算 估計經濟損失也逾千億

筆者除了以每月預期收入為基礎作出評估外,也嘗試以教育回報率和教育成本為基礎,估算不同教育程度畢業生的經濟損失。

大專教育成本包括政府提供的資助、學生須繳付的學費及就讀期間放棄工作而損失的薪金。大專教育四年成本近157萬元。中學教育六年成本則近55萬元。基於大專教育和中學教育的成本不同,而假設回報率大致相同(9%),筆者可預期大專畢業生因停課而遭遇的經濟損失比高中畢業生嚴重。

畢業生在入職初期迅速累積專業知識和經驗,以致停課帶來的學習損失可能只對初入職場數年的收入有負面影響。因此,筆者假設停課只在他們工作生涯首五年造成收入下跌,而跌幅每年收窄。在這個情況下,每位大專畢業生一生累計減少約19萬元收入,而每位高中畢業生一生累計減少近七萬元收入。結合全體學生的數字,總經濟損失達到1,408億元。

圖一:大專畢業生和高中畢業生終身收入損失(假設停課帶來暫時性損失)大專畢業生和高中畢業生終身收入損失
表一:估計停課造成香港學生總收入損失估計停課造成香港學生總收入損失

由此可見,不論從收入還是成本計算,收入損失的年期是長是短,停課對香港學生帶來的經濟損失也是以千億計。因此,政府急需從教育開支着手,繼續為網上學習提供資源,讓學生在停課期間仍可追回學習進度,減少損失學習機會。

當然,以上估算假設所有學生能使用的資源、學習進度和預計收入一致,並不完全反映現實,而將其劃一計算是為了更容易表述。因此,筆者將於下一篇文章分析不同背景和資源的學生在停課期間學習效能的差別,以致長遠對收入影響的差距。
 

2021年4月1日原文刊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