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ld Participatory Budgeting Work in Hong Kong? (2)

撰文:MWYO青年辦公室 研究員 郭東旺、研究員 陳宇謙

每當討論到地區行政,不少朋友都會立即想起區議會、民政事務處或業主立案法團這些耳熟能詳的組織。然而,地區上還有其他重要角色如互助委員會(下稱:互委會)和屋邨管理諮詢委員會(下稱:邨管會),它們在推動居民社區參與、加強政府與市民溝通,以及影響民生福利等範疇上,同樣發揮重要功能,惟一直鮮有人討論。今年首季,MWYO青年辦公室就與觀塘彩福邨的互委會一起試行參與式預算,一方面撥出部分公帑給邨內居民討論及投票決定如何使用,並鼓勵他們監察有關提案的執行;另一方面,藉此反思和展現互委會在社區發展上的功能和意義。
 

互委會的前世今生

1976年,時任港督麥理浩在施政報告中提出成立互委會作為地區行政架構的一部分,其基本目標是「使住戶建立睦鄰互相的精神,提高責任感,以及改善大廈的治安、居住環境及管理成效」,同時也是居民和政府之間一個互相溝通的途徑。與業主立案法團相比,互委會更着重增强居民的社區歸屬感,鼓勵他們積極參與各項社區活動,故其組成辦法亦與業主立案法團有所不同。根據《建築物管理條例》,業主立案法團中最多只可以有一位租客代表,其他委員均須為業主。然而互委會則沒有類似的限制:任何18歲或以上的住戶,不管是業主還是租客,都能夠以住戶代表的身分成為互委會委員,並且推選出各層代表,然後互選主席、秘書和司庫等重要崗位。每座大樓的互委會任期一般為三年。
 

互委會變成了「雞肋」?

儘管互委會相較業主立案法團更能代表全體住客的意見,但由於兩者在職能上有不少重叠之處,隨着後者漸成主流,不少互委會都相繼解散,現在絕大部分僅見於公共屋邨。根據政府資料,1997年全港共有3,927個互委會,可是到了2020年7月,只剩下1,699個。另外,擔任互委會成員屬於義務性質,可動用的資源亦不多。雖然當局有為公屋的互委會提供辦事處,但它每季只能向民政事務處申請不多於2,000元的津貼以支付日常運作開支,而新成立的互委會最多只有6,000元的一次性發還補助。所以對於不少居民,尤其是年輕一代而言,始終職權微薄,難以吸引他們出選。因此據報不少互委會的委員都是在缺乏競爭的情況下已連任多屆。
 

被遺忘了的影響力

或許互委會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但它的影響力依然不容小覷。事關目前絕大部分租住屋邨均設有邨管會,而邨內每棟大廈的互委會主席都會被委任為邨管會成員,就屋邨小型改善工程、維修保養工程,以及管理活動提出建議。除此之外,若該屋邨有1,000個單位以上,它的邨管會每年就可獲得每個單位100元的房署撥款。以彩虹邨擁有7,400個單位為例,其邨管會則可獲74萬元撥款。當中50%(37萬元)可用於舉辦屋邨活動、進行小型工程等用途,另外30%(約22萬元)可用於與非政府機構合辦社區建設活動。由此可見,如果互委會代表能夠在邨管會內發揮積極作用,他們對社區發展仍有重要影響。
 

彩福邨參與式預算試驗計劃

在2021年首季,觀塘彩福邨的互委會代表就透過他們在邨管會內的角色發揮積極作用,促進居民參與。他們把邨管會中有關「邨内改善及維修保養工程」及「屋邨活動」的部分撥款開放給邨內居民提交建議,並以居民投票的方式決定這兩項撥款的用途。而MWYO青年辦公室作為協辦機構,會以參與式預算的方法協助互委會識別出居民的意願。

今次整個參與式預算流程可分為五大階段。第一、MWYO團隊透過連串街站宣傳活動及網上介紹會,向當區居民講解參與式預算的概念,並以線上和線下的渠道收集他們的提案;第二、由邨管會代表、MWYO代表、鄰近的聖若瑟英文中學校長、當區區議員、附近的青年機構香港遊樂場協會代表、以及環保建築師和城市設計師組成的地區專家小組會協助居民完善提案,然後按照客觀的評分標準,包括可行性、社區凝聚力、清晰度和創意等挑選入圍方案;第三、舉辦社區展覽向居民展示入圍方案,並營造機會讓提案者與居民交流;第四、邨內居民就入圍方案進行投票;第五、公布結果,由邨管會落實最高票數的方案,有關提案居民可以參與監察方案的執行。
 

參與式預算的意義

今次彩福邨的試驗計劃將為地區行政和市民社區參與帶來重要啟示。首先,它促進了公眾學習和參與。以往大部分市民可能輕易就能說出區內積弊叢生的問題,但要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難免會感到吃力。而參與式預算本身就是公民教育的過程。它鼓勵居民透過說理、學習和討論等方法參與公共預算的制訂。過程中他們不但會發掘社區問題並思考解決方案,而且要聆聽其他群體的需求、了解公共預算的操作流程、加強與制度的互動和自身的參與能力及知識,這均有助他們理解怎樣成為更優秀的社區參與者,體現公民所享有的基本權利。

其次,它促進了社區的公平正義。在平等包容的大原則下,參與式預算提供了一個由下而上、公開透明、門檻較低,而且能夠照顧多元廣泛居民的制度化參與渠道,尤其是在傳統制度下容易被邊緣化和弱勢的社群,讓他們有更多平等的機會表達意見和決定社區事務。藉此,地區上有限的公共資源將能投放到居民最迫切的需要上,並且照顧到不同群體,從而提升政府的公共服務質素,實現效益最大化。此外,它亦有助提升現行制度的透明度和回應民意的能力。居民的積極參與無疑能夠促進有關行政部門在編制及執行預算時的責任意識,讓當局的支出更公開、決策更透明,接受居民的監察。以往因權力集中或信息不透明而有機會產生的治理盲點,將得以改善。
 

這只是一個開始

執筆之際,彩福邨參與式預算試驗計劃正處於專家小組協助居民提案和評分的階段。目前我們已收到超過一百份提案,內容五花八門,由增設自動販賣機、無線熱點、攀石牆和流動書報攤,至到舉辦功夫班、社區畫畫比賽和每月親子活動,每個建議都反映着居民最切實的生活需要和創意。在今年四月下旬居民投票結果出爐後,MWYO青年辦公室除了會進行個案研究以檢視整個計劃的成效與不足外,我們更期待聆聽社會不同持份者提出的意見,好讓參與式預算在香港不斷改良和成熟發展。最重要的是,與社會各界的有心人共同把參與式預算推廣至不同層面,不論是區議會、政府其他部門、甚或是學校層面,都值得一試,最終努力讓它成為恆常制度中的一部分。
 

2021年2月18日原文刊於《信報》
 


相關文章

參與式預算有可能在香港落地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