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系列一】社會應以對話癒合撕裂

撰文:MWYO研究員 黃樂謙、黎卓然

「傾城:今年暑假,我們不一樣了」是MWYO 青年辦公室於11月30日舉辦的交流活動,旨在讓不同界別和光譜的嘉賓就近月的社會問題深入討論。活動的下午部分以青年議題為主軸,共舉行四場論壇,主題包括:青年與政治、我的未來、青年向上流及香港的未來。「傾城」這系列的文章將勾勒各場的討論脈絡,讓社會一同思考年輕人及香港的明天。
 

嘉賓橫誇不同光譜  立場分歧也能對話

「青年與政治」是全日各論壇中,討論氣氛最熾熱的一場。受邀的嘉賓固然份量十足,涵蓋本港各個政治陣營,也象徵着這時代的縮影。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代表親北京和建制的想法;國難五金腦細李政熙標誌着部分年輕街頭抗爭者欲推倒現有制度的心態;兩位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及分別體現溫和泛民及溫和建制的思維;以至巫堃泰及劉聖雪兩位屬於光譜兩端的新一代有志從政青年。不同聲音帶來的新舊、保守與革新的思想衝擊,正是近半年來社會運動中香港人經歷的。雖然一場論壇無法將分歧完全消除,但若能讓大家在這撕裂世代坦承交流,也算是達成「傾城」之目的。
 

鄺:提出攬炒的人,壓根底根本是不想攬炒

兩小時的討論圍繞兩大主題:攬炒及政改。前者是近月抗爭人士及其支持者希望將一切推倒再來、重建制度的心態,後者則被視為制度內長遠解決社會爭拗的方法。將兩者放諸同一論壇討論,自然火花四起,但竟然也帶來某些共識。從下圖第一項所見,四位嘉賓一致同意是政府表現強差人意、回應市民訴求不力,令抗爭者憤而「攬炒」,並導致局勢不斷升溫。鄺俊宇甚至指「提出攬炒的人,壓根底根本是不想攬炒,是因為政府持續不理會人民的訴求,才迫到年輕人這樣選擇」,這論述大概也解釋了為何部分市民理解抗爭者的無奈,因而不與他們割席。此環節的爭議反而落在攬炒帶來的代價,如抗爭者及市民的安危、中小企(特別是零售業)的經濟影響等。另外,儘管所有非建制派嘉賓認同抗爭者攬炒的做法,但亦有個別主張不流血抗爭,因不想香港人白白犧牲,這點與三位建制派代表的觀點同出一轍(下圖第二項)。

曾鈺成、鄺俊宇、李政熙、陳凱欣、巫堃泰及劉聖雪對議題的表態

陳:開心見到大家仍然選擇相信制度

討論的另一個共識,在於大部分嘉賓仍然相信制度(上圖第三項)。若攬炒是打算與政府玉石俱焚,從而將一切推倒重來,相信制度反而是對現有機制投下信任一票。除了李政熙主張革命,其他嘉賓也希望在制度中(如立法會、區議會等)為社會帶來改變。例如巫堃泰表示:「借鞏固制度裡爭取回來的成果,去支援街頭運動」,正反映縱使他的立場與政府相異,亦暫且感受到制度的好處。在此環節末段的現場投票,也有高達60%的參與者認為「參選立法會或區議會」是有效的青年發聲渠道,可見他們亦與嘉賓有相近看法——雖然經歷近半年的社會運動,亦由衷地期盼在現有體制中爭取建立他們理想中的社會。
 

劉:政府未必有能量推動政改

在討論政改對香港孰利孰弊時(上圖第四項),鄺俊宇、陳凱欣及劉聖雪均強調成功推動政改的前提是減少社會撕裂,或政府展現更大誠意,否則要達成政改將遙遙無期。相反,曾鈺成稱政改本來就是具爭議性,在「任何時候都應該傾」。從以上可見,政府應先處理各方人士的訴求,為重啟政改提供有利條件。
 

曾:我們都值得擁有更好的香港

是次討論既讓不同陣營的嘉賓暢所欲言,也給予台下觀眾空間與嘉賓互動,正正體現「傾城」論壇的宗旨——讓大家坐在一起「傾」,共同尋找社會的出路。值得一提的是,論壇完結時李政熙及曾鈺成也能放開兩小時熾熱的討論,有說有笑地步出會場,充分發揮和而不同的精神。而美中不足的,或許就如主持人細So(蘇耀宗)所說,在討論中經常聽到「政治」,卻聽不到「青年」。論壇的討論重心某程度上反映,青年在社會不同範疇,無論是政治、學業、就業或生活上均面對不少限制。我們將在接下來的文章,就這些情況作深入探討。


2019年12月13日原文刊於《信報》